• 站點搜索:
新聞熱線:0578-5135458 | 郵箱投稿:yhxwwtg@163.com
雨打芭蕉是鄉音
2020年04月24日 09:45    來源:雲和新聞網   作者 杜明芬 

  印象裏,故鄉總是有一種聲音,淅淅瀝瀝,時緩時急。我最愛在白日聽它的低語,尤其是一到雨天,我的腦海裏就浮現出一種柔情。那清澈透亮的雨打在肥厚的芭蕉葉上,雨珠凝聚成晶瑩的一滴再滾落下來,總讓我想到“歸”這個字。

  之於“芭蕉”這種植物,古代文人墨客為它留有很多墨筆,嵇含的《南方草木狀》有云:“(芭蕉)葉長一丈或七八尺,廣尺餘。”朱弁的《風月堂詩話》也有記載:“草木葉大者莫大於芭蕉。”而“雨打芭蕉”這個意象,更是在許多文人的詩詞中都出現過,“種蕉可以邀雨”“芭蕉聲裏催詩急”“芭蕉半卷西池雨”“零落蕉花雨打開”……由此可見,“芭蕉雨”頗得文人青睞。“生涯自笑惟書在,旋種芭蕉聽雨聲”,我亦是喜歡聽雨的,手拿一本書,坐於老家的窗前,聽“滴滴嗒嗒”的聲音,如聽一曲動聽的歌謠,加上雨珠順着分明的脈絡在空中的舞蹈,只覺得風雅逼人。

  去過許多江南小鎮,不染世俗繁華的小鎮裏總是能尋得素淨和恬淡。青瓦黛牆裏草木茵茵,花團錦簇,但幾株亭亭玉立的芭蕉卻更得我的喜愛。綠得發亮的芭蕉葉,只靜靜無言,就有一種詩意和情趣。偶然遇見一間落了銅鎖的破舊木房,歲月斑駁的痕跡一覽無餘。順着頹圮泥牆的目光,彷彿可以看見它繁盛時庭院裏的景象:花徑、柵欄、石橋、圓窗、水檻,這麼多樸素的風景都在歲月間消瘦了身影,唯有芭蕉不懼風霜雨雪,活成了絕響。房子的主人一定也是愛聽雨的人吧,不然也不會種了幾株芭蕉於窗前。書卷置於案,閉眼不看窗外景色,心就在芭蕉雨的洗滌下變得澄澈而乾淨。“煙濃共拂芭蕉雨,浪細雙遊菡萏風。”聽雨的清新明媚,細緻幽婉便在此中了……

  聽雨的聲響,聽葉的吟唱,才謂之聽雨。你若是聽過蕉雨之聲,就會明白那帶着涼意的歌曲並不單調,而是豐富多彩的。沈周在《聽蕉記》寫道:“夫蕉者,葉大而虛,承雨有聲。雨之疾徐、疏密,響應不忒”。明代李夢陽在《蕉石亭》中也説:“夜來雨打葉,驚聞金石響”。許多的文人都為此聲沉醉過,而我覺得當以楊萬里的一首《芭蕉雨》最為細緻:“芭蕉得雨便欣然,終夜作聲清更妍。細聲巧學蠅觸紙,大聲鏘若山落泉。三點五點俱可聽,萬籟不生秋夕靜”。雨聲時而大、時而小、時而疏、時而密,葉聲時而響亮、時而高亢、時而婉轉、時而粗獷,如絲竹悠揚,不亂耳、不亂心。雖有許多吟詠它的詩句,但我始終覺得“蕉雨之聲”用文字表達怕是難以窮形盡相的,曾聽過古箏曲《蕉窗夜雨》和廣東絲竹民樂《雨打芭蕉》,其曲調優美悽切,卻終究比於故鄉處聆聽大自然的美好還差了一截。

  許久未見芭蕉,許久未聽得雨打芭蕉的清脆,但只要每每想到故鄉,雨打芭蕉的聲音就一直縈繞在耳,成了我記憶中永遠的鄉音……

編輯:黃麗芬

童话云和
微信公众号
童话云和
新闻客户端
網站地圖
首 頁 新聞中心 部門縱橫 雲和旅遊 人文雲和 企業在線 雲 · 論壇 媒體看雲和 浮雲文苑 微 信
專 題 今日雲和 鄉鎮聚焦 圖説雲和 木玩世界 雲和教育 公告公示 問政直通車 生活資訊 微 博
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:0571-81050678 微信:wangxinzhejiang 邮箱:wangxinzhejiang@qq.com
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:0578-5131068 微信:tonghuayunhe 邮箱:1906165839@qq.com
云和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
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:浙新办【淘集运】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