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站點搜索:
新聞熱線:0578-5135458 | 郵箱投稿:yhxwwtg@163.com
蓮塘偶記
2020年05月13日 09:53    來源:雲和新聞網   作者 黃麗芬 

  題記:這裏像是大自然饋贈於我,一場不願醒的夢。

  想留下來聽一聽,在車水馬龍滴滴叭叭裏夾雜着的“啾啾”聲;想留下來看一看,纏綿悱惻的山脈肩攬着肩。雲和九山半水半分田,稍往縣城的邊角延伸,就能觸摸到山林一角。

  週末偷得幾時清閒,我們一家人驅車前往緊水灘鎮蓮塘村,看望自願留守在村裏的外婆。在去外婆家的路上,窗外的風景極速掠過,像是驚鴻一瞥,有一種獨特的美。待至山坳中,能看到遲遲不肯散去的霧氣,在山間環繞着、飄逸着,像是在述説着李太白口中“煙濤微茫信難求”一般的夢境。

  沿着盤山公路三彎九繞,滿眼都是碧綠,偶有因修路而裸露的山背,競也有綠意倔強地鑽出。一路上,母親和小姨講她們年少的瑣事,念現在生活的煩憂,嘆時光消逝過快。我聽着她們的絮絮叨叨,也看着窗外的景色,有些沉醉其中。以前沒有路的時候,坐車到山腳,便要開始爬山。母親説以前他們讀書時總是摸黑走,摸黑回,讀書時一元的生活費很是需要精打細算,坐船坐車來回便花了七七八八,吃飯只敢帶些外婆醃製的鹹菜,到了夏天還容易壞,一個不小心,便是要餓肚子的。“那時還有許多鬼魅故事傳説,經過墳地也只能壯着膽子向前。”母親不無懷念地説,少年時光艱辛亦美好,如今想來依然歷歷在目。

  以前一進外婆家所在的村子,便能看到三塘蓮花,可能這也是它喚作蓮塘村的緣故吧。“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遠益清,亭亭淨植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”周敦頤如是説。當初我們這些稚子怕是不止“近觀”甚至還“褻玩”了蓮花。想起這個,便和母親説起小時候我們這一輩常在其中嬉戲打鬧。母親驀地笑出了聲,她説他們年少時可是會在田裏打架的。我一時驚住了,不過一會便跟着笑了,想起母親風風火火的性子也不無可能的。那三塘蓮花沒少經受我們這一代一代的孩子霍霍。小姑娘會採一二朵蓮花扮俏,會摘三兩張荷葉遮陽。男孩子到秋收時節更是會溜到泥中玩耍摸藕。主人家大都不會有意見,反叫孩子們小心些別滑倒了。只是後來,因主人家都往城裏去,打理得少了,又因修路,直接將蓮塘用土給填平了,彷彿將我們那些青澀的回憶也一同推向時光深處了。

  “外婆,我們回來了。”還沒到家門,便是先喊人,這點也是在母親那耳濡目染的。外婆若是在,就會應上一聲,“你們回來了”。不在家中,也無礙,母親她們便自個兒進家門開始起火燒菜。我還是十來歲的時候,村裏家家户户都是不上鎖的,到誰家做客,主家去田裏了也不必白趕一趟,自顧自喝口水都沒問題,木門上的銅釦扣上便是了。不知什麼時候,也加了一把鎖。

  提了蛋糕,想起外公外婆每每唸叨蛋糕是華而不實的,總讓別買。我都是笑着迴應:“您不吃我們小輩兒可都是要吃的呀。”外婆就敲敲我的腦袋:“就你理多。”卻也是一直笑着。他們總是欣喜我們回來的。“你們小時候啊,嫌山路難爬。就成天巴望着有車路之後天天回來。”是的,我們姐弟仨年紀還小時,每個假期甚至過年都是要賴在外婆家的。現在工作的工作,成家的成家,求學的求學。路修好了,回來的卻是少了。每次回來,他們總能高興很久。

  外公外婆總有忙不完的事,不在家中,便要去田中、山間、菜園找尋。現在有了電話倒是方便了很多。木心説,從前的日色變得慢,車,馬,郵件都慢,一生只夠愛一個人。現在通訊倒是便捷,別説一生,便是一年半載也夠你分分合合愛許多人。

  外公去田間勞作了,外婆卻是在“屋後山”上採摘茶葉。外婆和另一個鄰家姨婆、太婆都在,應了我一聲“囡囡回來了”,講了幾句採摘茶葉的要領,又和我框定了哪一片是自家的,便自顧自忙碌了。我生疏地跟着上手,一開始覺得有幾分意趣,久了便有些疲倦。外婆和鄰家姨婆講起剛嫁過來的時候,也才是十幾歲的年紀,家裏沒有茶樹,也沒有閒錢去買,可又貪那幾口茶香,便去給有茶葉的人家摘茶葉,頂着清晨的清冷,直到夜微涼看不清路,一天的忙碌,卻只換得一淺碗的新茶。像有幾分懊惱似地説當時傻,這樣也幫人家採摘。聽着外婆他們的故事,陽光直射眼睛的時候有點難受。

  外婆得知我們吃完飯就走,都等不及先吃飯就又開始給我們收拾各種土特產。母親説,前段時間,外公外婆生怕我們被關在家裏沒有菜吃,幾次三番打電話來。生兒長憂九十九,哪怕母親的兒女都已長大成人,外婆她們仍在擔憂。母親有時講起也會帶着幾分難受:“是我們做兒女的無用,不然早接父母到城裏去,哪裏這六七十的人還要在田間這樣辛苦。”外婆只得了我母親和我兩個阿姨三個女兒,當年總因為家中沒有兄弟支持被人笑話,母親年少時也常被其他孩童欺負,或因此,才養成了有幾分強勢的性子。

  吃完飯後,在門口看見了一隻大貓。聽聞這是隻野貓,經常在這附近轉悠,我想應該是衝着我在喵的,我也迴應了它一聲“喵?”。它似乎是在給我帶路,走兩步回頭衝我喵一聲,我沒跟上,它還會等我一會兒,或是再喵一聲,像是在問你怎麼還不跟上?看到它鑽進了竹林,我還想跟着,母親喚了我一聲,該走了。我衝它擺擺手,轉身離開了,好似還聽到一聲“喵……”

  上車後,再經過那荷花塘。哦,不,已經沒有荷花塘了。邊上久無人居的屋舍土牆都有些脱落了。回去的旅程,有些昏昏沉沉,在車上便睡得沉了,夢裏依稀看見滿塘荷花盛放,外婆、母親和我在蓮葉間互相笑着、鬧着……

編輯:黃麗芬

童话云和
微信公众号
童话云和
新闻客户端
網站地圖
首 頁 新聞中心 部門縱橫 雲和旅遊 人文雲和 企業在線 雲 · 論壇 媒體看雲和 浮雲文苑 微 信
專 題 今日雲和 鄉鎮聚焦 圖説雲和 木玩世界 雲和教育 公告公示 問政直通車 生活資訊 微 博
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:0571-81050678 微信:wangxinzhejiang 邮箱:wangxinzhejiang@qq.com
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:0578-5131068 微信:tonghuayunhe 邮箱:1906165839@qq.com
云和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
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:浙新办【淘集运】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