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站點搜索:
新聞熱線:0578-5135458 | 郵箱投稿:yhxwwtg@163.com
茶與水的故事
2020年05月20日 10:57    來源:   作者 葉琪慧 

  茶與水的相遇,是一場久違的美麗邂逅,是一種風花雪月的浪漫情懷。

  閒時品盞茶,獨賞“水中花”,靜看“杯中茶”。看原本清雅之水注入杯中,與茶葉融合,想象潺潺溪水邊,為了來世的相遇而駐足水畔千百年的古茶樹,便會驚覺,原來茶水之情是如此纏綿悱惻,意味深長。竟不捨喝下這碗因久別重逢而輕訴流年的茶湯,也傾羨在這喧囂繁雜、滾滾紅塵中,還會有這般恬淡微妙的相遇。這般際遇,是從苦到甘的歷程,是由濃到淡的轉變,亦是品飲後的意猶未盡。

  茶如人生,人生如茶,需恰到好處。水涼了,茶沒有入味;水燙了,入味太濃,苦了就破壞了茶原有的味道。

  茶與水的緣,許是因萬年前流淌的潺潺溪水與婆娑的小樹,此時才牽手相隨;水與茶的份,許是千年前嫩葉上流連的甘露,今朝才傾身相許……

  茶因水覺甘美,水因茶而和寧,茶終於飄香,水終於有色。茶涼時水靜了,水靜時茶清了。時光悠遠,世事淡然。

  那一年,我的父親二十一歲,母親十七歲。父親如茶,翠嫩碧綠。母親如水,晶瑩剔透。他們生長於清風明月間。當父親來到母親所在的鄉村當民辦教師時,遇見我的母親。他們的相遇,猶如婀娜多姿的綠茶嫩芽,在等待與水相遇的一刻。

  母親出生在一個小山村裏,從沒有走出過大山。母親有兄妹八人,她排行老大,因為我的外公身體不好,在家裏除了放養五頭牛,還得幹其他體力活。我的外婆成了家庭的權威發言人。經我外婆同意,我的母親和我的父親走到了一起。

  從小失去母愛的父親,來到這樣一個大家庭裏,從此有我外公外婆護着,父親除專心教書外,其他活都不讓幹,卻讓小父親四歲的母親承擔着這個家全部的家務活。也因此,父親的思想就是母親的思想,父親的生活就是母親的生活,父親就是母親的一切。

  母親從少女走到人母,總是那麼賢淑、温柔和善良,甚至連高聲講話都不曾有過。他們先結婚後戀愛,結婚對父母親來説確實是一個終止性動詞,而戀愛,就這樣無限期地進行着。

  1957年,父親十歲。本該享受快樂童年的時光,因一些客觀原因,我的奶奶提出和爺爺離婚,遠嫁福建,帶走了我的叔叔和姑姑,留我父親一人陪在爺爺身邊。父親曾説,饑荒其實並可不怕,可怕的是孤獨,是那種被親情拋棄的失望。而我也因此格外珍惜親情,珍惜家庭。

  父親到了十五歲,好不容易考上縣立公辦中學——景寧縣沙灣中學。當時全公社(今毛垟鄉、秋爐鄉)只有三人考取,其他兩人因家境困難交不起學費一週後輟學。父親卻在太爺爺的支持下,讀了一年初中。

  1964年,父親十七歲。為饑荒所迫,初中沒有畢業的父親到離家50裏外的麻竹坪村,成為一名鄉村代課教師。名為教師,實為換取每生每學期15斤大米。初到之時,父親不會燒飯,因此只能到學生家裏輪流吃飯。父親正處長身體的時候,四兩米飯根本填不飽肚子,當時白米飯是農村的奢侈品,普通人家大多靠吃玉米糊度日,於是父親提出和家長同吃玉米糊,只因玉米糊可以多吃幾碗填飽肚子,吃了兩年玉米糊,父親長高了20公分。

  那時候,一所村小隻有一名教師,也就意味着父親要包攬語文、數學、體育、音樂、美術等所有科目的教學。父親跟隨村裏的長者學會了二胡和笛子,上課的時候就讓學生們坐到村口的柳樹下,跟着調子和。父親讓學生畫生活中的事物,如山巒、溪流、農具、家禽家畜等等,帶學生到山路上的牛車邊、到村頭的小樹林裏,讓學生去感受大自然的美好。等到秋天收割完稻穀,父親將學生帶到農田裏做自創廣播體操。寓教於樂大概説的就是此般吧?那一年小村的田埂,桃樹的枝頭,老宅牆坯上的野草,都為孩子的笑聲所染。灰暗的村莊迎來了一絲光亮。

  父親是早年的初中生,如果不是生活物資供應不上,我相信父親會順利走進大學的。從記事起我就知道他常常訂閲報紙,常常看書學習,白天忙工作,到了晚上,母親在燈下納鞋底做針線,父親一邊看報學習一邊給母親讀報,看到精彩片段,母親一邊聽着還不時地詢問,有聽不懂的地方父親再三解釋,那種耐心令人歎服,有的時候母親不想聽,父親一直纏着講。我常常看見他們因為書本和報紙上的故事而一起高興、一起辯論,那情景,像極了兩個學習中非常投入的小學生,猶如一道難解的習題不謀而合找到答案時的一種忘我的愉悦狀態。

  母親雖識字不多,但有做裁縫的好手藝,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裁縫師傅。在吃鹽用鹽票、買布用布票的年代裏,母親在人民公社主辦的購銷合作社手工分社裏當裁縫師傅,雖收入微薄,人們卻稱呼她“陳師傅”。在缺糧少物的歲月裏,因母親有一手絕活,我們一家人雖日子過得不寬裕,但也能吃飽肚子,我和哥哥穿上母親巧手裁製的衣服,覺得特別暖和。

  1984年,父親轉為國家正式小學教師。先後在附近的鄉村任教,每到一地都任教七八年之久。當改革開放的春風吹到鄉村,解除了人民公社手工作坊社,母親也脱離了社員身份,可以自由從業。

  當父母親肩挑兩個竹編籮筐(因山路崎嶇,幼小的我和哥哥各坐在籮筐裏)翻山越嶺來到第一坑大隊教書的時候,大隊裏沒有像樣的教室只得借用村裏祠堂上課,每當遇到重大祭祀活動的時候,學生要停課好幾天,父親急在心裏,只有去做村裏大隊書記的思想工作,發動村民把一個榨油坊改裝了。過去,大隊用傳統的方法榨香油,“嘿呦嘿呦”的榨油號子低沉有力、撩撥心絃,黃燦燦、清亮亮的茶油扯線般流個不停,尤其那股濃郁醇厚的香油味,嫋嫋婷婷纏繞在村莊的上空,久久不散,潤澤着我們飢餓的歲月和乾瘦的村莊。大隊花大力氣在山坡邊挖出一塊地來,蓋起一棟兩層土木結構的教室,那些油光發亮、厚厚的榨木和寬寬的木門,拆下來做了我們上課用的黑板和課桌椅。課堂上一個個白色的方塊粉筆字是我們眼前的一片光明,指引着我們一路探祕、一路向前。父親在講台上講:“鄉村只要有知識的光,孩子們的心靈就不會暗;鄉村只要有孩子們的心靈之光,就不會孤獨。”只是在那時,年幼的我們不懂。

  後來,在教室前的一塊坪地中心,父親豎起一根大竹竿當國旗杆,在這裏我第一次看到國旗升起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。

  就這樣,父親堅守三尺講台37年之久。

  夜深人靜,母親為我們兄妹縫補舊衣服,父親挑燈批作業,當學生做對題目時,心感欣慰,當學生作業出現錯誤時,頓生凝雲,不斷思索第二天的教學方法。父親對教學一絲不苟,在小學數學教學中,漸漸摸索出一套自己的規律。每年小升初考試中都有一批取得滿分的學生,令命題的教研員為之嘆服。也正因為這樣,父親得以成為鄉中心小學校長,深受學生家長的喜愛。

  身為父親,時常以榜樣的力量影響着子女,身為教師,時常堅守身教勝於言教。當我高考落榜的時候,父母親一直在幕後支持着我讀書,並説做人要爭氣;當我大學畢業同樣步入教師生涯時,他們鼓勵我工作要努力,要謙虛學習人家的優點,爭當人民滿意的教師;當我要爭取榮譽卻遭遇挫折的時候,他勉勵我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

  我有時會想,若讓父親重新來過,他會如何選擇?或許這樣的想法本身就是可笑的吧,因為人生就是按照他固有的軌道不斷向前,不論前方道路怎樣崎嶇不堪,父親仍會選擇堅定地走下去,只因他愛教師這份職業。

  如今父親母親年過古稀,仍然沒有停下來歇一歇,只因他們奉行奮鬥二字。他們便是一本書,他們的生命歷程令人唏噓感慨,他們的才華、膽略和從容的生活哲學又讓人讚歎不已。

  現在,我和弟妹們都相繼成家了,我們兄妹是看着父母親這樣演繹着他們的愛情,這樣一路牽手走來,對我們每個小家庭都有極大的影響,我們都傳承着這種特殊的家風,以愛為家庭紐帶,以互敬為愛情的最高境界。小孫女小外孫又成了父母愛情的添加劑,他們幸福着、甜蜜着,似乎孫子們的成長過程,就是父母親從小長到大的新過程,也是他們幾十年不離不棄、相濡以沫的愛情新內涵。

  “茶是靈魂之飲,水是生命之源。”世人稱“水為茶之母”,即是母,定是苦苦修煉了幾世今生,輪迴後才有如此牽絆。想必陪伴在身旁的朋友和親人,也許這一世的遇見,等待了前幾世的滄海桑田,吶喊了數百次的聲嘶力竭,承受了無數次殘酷的風霜雨雪。

  茶的一生,坎坎坷坷,歷經風雨的侵襲,接受採摘時的分離之痛,經過高温的烘烤,日光下的晾曬,方得在一杯沸騰的水中,釋放自己的馨香。

  一輩子,怎麼夠呢?

編輯:黃麗芬

童话云和
微信公众号
童话云和
新闻客户端
網站地圖
首 頁 新聞中心 部門縱橫 雲和旅遊 人文雲和 企業在線 雲 · 論壇 媒體看雲和 浮雲文苑 微 信
專 題 今日雲和 鄉鎮聚焦 圖説雲和 木玩世界 雲和教育 公告公示 問政直通車 生活資訊 微 博
省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:0571-81050678 微信:wangxinzhejiang 邮箱:wangxinzhejiang@qq.com
云和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:0578-5131068 微信:tonghuayunhe 邮箱:1906165839@qq.com
云和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云和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
浙江在线加盟单位 批准文号:浙新办【淘集运】20号 浙ICP备10205219号